【哔——————】字母君第三弹攻城略地——————
共39页 首页 上一页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下一页 末页 直接到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29
只见一个陌生的妖艳美妇站在屋,身上只披了一件紫色半透明的丝衣,修长的mei腿,高翘的白臀,黑色的yin毛都一览无遗,漳鼓的ru房上的红褐色的ru头已硬硬地挺起,而母亲却赤裸裸地倒在地毯上,旁边放着两粒红红的丹药,一大一校君生正在诧异之间,只听那美妇开口道:“怎么样?只要答应我的要求,你和你儿子的秘密我决不泄露出去,更不会让我哥哥知道。”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29
听到这,君生不由暗暗吃惊:“这女人是谁?难道已知道我们的秘密?”一会儿,听到夜花夫人慢慢问道:“只要我答应你,你一定会保守秘密?可你别忘了,乱蝶,我们可是来对付天蚕帮的,对付赤帝的。”“呢我什么事?我只要爽,而且是和你这样美艳成熟的美女一起爽。”那个叫乱蝶的艳妇回答道。“好吧,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遵守诺言。”“你放心。快,我的药性快发作了。”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1
乱蝶一只手抚摩着自己的nai头,一只手伸到xia体处抚摩着花瓣,催促道。君生正在犹豫离开还是冲进去之时,只见自己的母亲夜花夫人慢慢躺倒在地毯上,用手拿起地毯上两颗丹药中稍大点的,慢慢放到自己的花瓣处,然后轻轻塞了进去,接着又跪在地毯上,拿起剩下稍小的一颗,慢慢放到菊齤花蕾处,在gang门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塞了进去。随着丹药消失在gang门内,夜花夫人的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1
不用猜,君生也知道那是两颗淫药。等夜花夫人做完这一切,乱蝶便迫不及待地跨到她身上,pi股对着夜花夫人的头,把自己那已经湿漉漉的蜜xue对准了夜花夫人的嘴,而自己则抱住夜花夫人的丰满的pi股,把头埋在两条曲起的雪白大腿之间,开始亲吻夜花夫人的花瓣。而夜花夫人仿佛受到了刺激,也不由自主地把嘴凑到乱蝶送过来的蜜xue上。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2
不一会儿,两个成熟美艳的女人都在允吸亲吻对方的花瓣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互拥的肉体在地毯上翻滚着。君生从未见过如此香艳的情景,xia体顿时鼓了起来,不得不用手掏出rou棒来抚弄。“碍…碍…我……不……不行了……哦……碍…快……”显然夜花夫人ri内的淫药发作了,她停止了对乱蝶花瓣的咬,两条雪白的大腿拼命夹着乱蝶的头,双手揉捏着自己发硬发涨的nai头,嘴发出了lang叫声。“怎么才两下,就这样了,真是个超级dang妇,怪不得哥哥对你爱不释手,连你儿子都受不了你的诱惑。”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3
乱蝶也停了下来,改用抚摩夜花夫人的花瓣,从花瓣出分泌出大量的yin水,顺着大腿淌得雪白肥厚的pi股上比比皆是,“碍…哦……不……快……我要……碍…”“你要什么?是不是这个?”乱蝶拿出一个双头假yang具,把其中一个头轻轻在夜花夫人那湿淋淋的股沟滑动着。“哦……天哪……碍…快……别折磨我了……快cha进来……碍…”夜花夫人的花瓣和gang门被假yang具调弄着,而先前塞入ti内的淫药现在已融化成阵阵kuai感荡漾在周身,刺激得她不知羞耻地高喊着。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5
“要是想要,就爬起来趴下!”乱蝶把双头假yang具的一头慢慢插到自己花瓣,然后命令道。夜花夫人顺从地翻身趴在地毯上,象待操的fa情的母狗般高高撅起肥厚的臀部,果露出外翻的花瓣和不停收缩的gang门,乱蝶跪在她那诱人的性器后面,把胯下假yang具的另一头在她的pi股上摩擦着,不紧不慢地问:“你这个biao子,想要我cao ni哪个洞呢?"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7
“碍…cao……cao……我的……碍…gang门……碍…快……求你……对……碍…就……就……就是……那……哦……天那……好……好舒服……快……快……别……别停……碍…我……我要死了……碍…”随着gang门被另一头插在在女人ti内的假yang具的插入和快速的进进出出,夜花夫人简直被kuai感推上了天堂。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7
而乱蝶在拼命chou cha的同时也不停夹紧蜜xue中的假yang具,嘴呻吟道:“碍…呜……碍…baio子,pi眼爽了吧?碍…可……我……我的……pi眼……哦……好……好空虚……碍…”“让我来帮你!”随着这句话,一个男人从后面拦腰搂住了乱蝶,紧接着,一根粗硬的rou棒顶进了她那被yin水打湿的gang门。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7
“碍…你……你……是谁?”乱蝶享受着前后两个洞被两个真假yang具chou cha所带来的巨大kuai感,断断续续问道。“我就是你身下这个女人的儿子。”君生抱住乱蝶那高翘的雪白臀部,一下一下狠狠地运动着。“碍…天哪……哦……好……好舒服……我……我要死……死……了……碍…”乱蝶夹在母子两个中间,香汗淋漓,象巨浪骇淘中的小船被一次次抛向kuai感的顶尖,随着三个人相继达到一次又一次的gao潮,屋弥漫着无比yin dang的气息……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8
(五)暴虐游戏
“帮主,西岳护法求见。”“啊,西岳先生回来了?快,马上有请!”赤帝此刻在躺在椅子上享受着脚下女人的口技服务,听到手下的报告,大喜过望,连忙吩咐道。“是。”门外的侍卫退了下去。跪在赤帝脚下的女人想起来,却被赤帝按住了头:“不准动,继续!”女人低低地悲鸣了一声,张开樱桃小嘴,含住赤帝那cu大涨红的rou棒,继续吞吐着……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39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只见他面若紫玉,双目有神,一袭白衣胜雪,站在堂前,如玉树临风。“属下参见帮主。”中年男子向赤帝恭身行礼。赤帝哈哈大笑道:“西岳先生一回来,本座的烦恼就不再成为烦恼了。"“哪,帮主过奖了……”那中年男子西岳口中应答着赤帝的话,目光却一刻也没离开赤帝脚下那美艳的女子.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0
只见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半透明丝衣,双乳高耸,蜂臀蛇腰,露出的肌肤如冰似雪,成熟高贵的美艳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哀怨之情,简直是人间极品。“怎么样?西域之事料理得如何?”赤帝一面享受着xia体的爽快,一面问。 “已经办完了,料理了天山双鹰,但是听说天山云姬又下山了,在下因为得知本帮与吻花阁之争相持不下,甚至最近还吃了几次大亏,所以匆匆赶回,尚未与之交手。不知告急的鲁东分舵如何了?”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0
“哦,是吻花阁的现任帮主雷天亲自干的,不过你放心,本座已派了副帮主君生和愚妹乱蝶前去对付他。只是天山云姬须小心应付。好了,不谈了,今晚在东厅为先生摆宴洗尘!”“多谢帮主!”当西岳恭身退下的时候,地上的女子明显感到了他目光中的熊熊欲火。圆月。天蚕帮帮主赤帝的寝室。寂静如水。几根粗如儿臂的大红蜡烛静静地燃着,偶尔爆起几个灯花。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1
夜花夫人洗浴之后,静静地坐在铜镜前。镜中如花的颜容虽有些憔悴,但湿湿的长发依旧掩不住由内至外焕发出来的魅力。抚摩着自己光滑洁白的肌肤,夜花夫人有些陶醉在这诱人的月夜中,看看自己的打扮,不禁有些脸上发热,黑色透明的裙衣中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红色肚兜,几乎包裹不住自己的冲天豪ru,而xia体则是用一条带子系着一块巴掌的的红色布头,根本掩盖不住hun圆丰满的臀部,大腿根部的缕缕青丝都露在外面。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1
“哦……君生……你这小冤家,丢下妈一个人不管,和乱蝶那小yin妇快活去了。”把手探进肚兜,轻轻抚摩着发涨的双乳,夜花夫人有些神情荡漾,由于接连被雷天、赤帝和乱蝶在自己身上施用淫药,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ti内潜伏多年的yin乱本性已经被完全发掘出来了,尤其是和自己的儿子发生乱lun关系后,又被赤帝没日没夜地宣淫泄欲,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dang妇yin娃了。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2
轻声叹息中,一个高大修长的男人身影映入脑海中,那是白天那个叫西岳的中年男子,从他那深邃迷人的目光中,夜花夫人已经深深感到他对自己的强烈欲望。“讨厌,怎么会这样?”伸手到xia体,夜花夫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花瓣已经湿了。正当夜花夫人强力遏制着自己ti内的欲火时,楼梯上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但并不是平常赤帝沉重的脚步。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2
“谁?”夜花夫人叱问道。因为除了赤帝,平时是没有人敢上来的。“呵呵,是我。”“啊?怎么……你怎么敢随便上来?”夜花夫人惊讶地看着自己刚刚想到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我怎么就不能来?”“你……你不怕帮主……”“帮主已喝得酩酊大醉,今晚不能回来,在下怕夫人孤夜难眠,所以特地前来陪伴夫人。”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3
“不……你……”不等夜花夫人反应过这一切来,已经被西岳一把拦腰搂住,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令她一阵酥软,“放开我……你……你这坏蛋……”连自己都听出斥骂中掩饰不住的惊羞和无奈。“只要夫人答应让在下消魂一夜,在下愿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3
“不……你休想!”夜花夫人强力挣扎着,搂抱扭打中两人同时滚到了厚厚的地毯上,黑色透明丝衣被撕成了碎片,几乎是全裸的肉体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而夜花夫人也在这撕打中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她虽努力反抗,但并未使用武功,只是尽一个女人的所有力量在挣扎,毕竟,这个男人并不让她感到厌恶。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4
随着西岳的嘴唇贴上了她的细长的脖颈,轻轻吻着她的耳垂,她的反抗减弱了,“你这个chu生……坏蛋……”“美人,想不想当我的俘虏?”“呸!想和我上床,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夜花夫人把头扭向一边,想推开压在了自己身上的西岳。“好啊,来吧!”西岳抱起尚在挣扎的夜花夫人,猛地扔到了床上,接着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啊,不……不要……”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4
夜花夫人明白西岳要干什么,一股兴奋期待的感觉油然而生,半推半就中,她的双手被绑在了床头上,然后双腿也被分开,用绳子高高吊绑在梁上。西岳举着一根蜡烛慢慢走近失去自由的夜花夫人,扯掉了她身上那两块可怜的遮羞布,“啊?你已经湿了?”“碍…不要看……”夜花夫人如同一只被缚的大白羊,无奈地扭动着赤裸的胴体,红褐色的花瓣已经湿得不成样子。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6
“怎么样?夫人,现在还能反抗么?”西岳一边tiao xiao道,一边把手中的蜡烛慢慢移到夜花夫人的花瓣处,用蜡烛的根部轻轻研磨tiao拨着她那肥厚的yin chun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7
“碍…碍…别……碍…”yin水泛lan,顺着gu沟直往下淌。“夫人,要不要?”一只手抚摩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和肥厚的臀部,另一只手中的蜡烛轻轻倾斜,让灼热的红色烛液滴在雪白的rou体上。“哦……碍…你……你这chu生……碍…坏蛋……我都被你……绑起来了……你还问什么?”夜花夫人羞得两腮绯红,咬牙忍耐着西岳的调戏所带来的无比刺激的kuai感。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7
“啊?可我不明白夫人的需求啊?”嘴开始亲吻大腿根部,连带舌舔牙咬。“碍…快……插……cha我……碍…”在夜花夫人的哀求声中,粗如儿臂的蜡烛终于慢慢cha进了湿滑的蜜xue,接着便是chou cha旋转,“碍…碍…哦……碍…坏蛋……碍…好粗……粗碍…碍…”夜花夫人耸动着雪白的大pi股,不知羞耻地lang叫着。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8
西岳脱掉裤子,露出cu大高挺的yang具,在夜花夫人那诱人的pi股上磨擦着,同时一只手摸到了她的ju花瓣处。经过手指的探索,发现那出奇地适应他的手指,他立时明白了这是一个有长期gang交经验的女人。“好啊!”西岳立刻将rou棒顶在了夜花夫人的pi眼上,“我想夫人是喜欢这个吧?!”没等夜花夫人回答,rou棒便狠狠地cha进了她的gang门。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9
“碍…天那……哦……碍…碍…好舒服……碍…快……快插……碍…要……要死了……”双重的刺激令夜花夫人忘记了一切,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嘴的呻吟和lang叫庚了其他所有声响,而西岳也松开手中的蜡烛,让依旧燃烧的蜡烛独自伫立在夜花夫人的yin道上,自己则抱着她的两条大腿,奋力抽送着rou棒,夜花夫人不断夹紧的gang门使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kuai感,在着疯狂的游戏中,两个人都是一泄如注……
作者:习惯_等待_ 回复日期:2013-02-07 22:49
===================================END======================================
明天公交~
共39页 首页 上一页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下一页 末页 直接到
帖子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