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有多难》(瓶邪架空公司文,小言,HE)
共36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末页 直接到
作者:海天一色的秋 回复日期:2012-09-20 12:50

夜色渐渐暗淡,吴邪躺在沙发上用手机刷微博,整个家里只有沙发旁一盏落地灯亮着.橙黄的暖色让他倦意上头,半醒中好像有人进来了,模糊的一个轮廓……
温柔的,细腻的,如轻羽抚过的吻落在唇上,令他迷恋的味道,脸被垂下的发丝触碰,麻酥酥的从皮肤瘙痒到心底, 两人灼热呼吸交错.
俯在身上的人停了吻,吴邪睁开眼睛笑意在嘴角一点点绽放,张起灵捏了捏他的鼻子,坐起来把吴邪用舌头顶给他的果核吐在抽纸里.
吴邪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灿烂,张起灵的心柔软地如冰雪消融后的漫漫长流水,张起灵俯身又吻了下去.双手不停揉弄挑逗着吴邪的腰臀.
此处省略一千字 ,写H无能的人伤不起埃
省略的字在 pingxie5201314@163.com 密码:pingxie520520
写的不好,凑乎着感受一下吧。。。。。。
吴邪贪恋地盯着张起灵,清晰的眉眼,挺直的鼻梁,沉迷在自己身体里爱欲难耐性感的表情,张起灵感受到他的目光抬头与他两相凝望彼此……
作者:海天一色的秋 回复日期:2012-09-20 20:35
(小剧场,与正文无关,纯属恶搞,YY)
吴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刚才两人做运动时张起灵贴耳边叫他的那三个字让他一口气堵在胸口,虽然明白那只是情动时的胡言乱语,还是忿忿地掐住张起灵的脖子抗议.
张起灵被掐得狠,只能憋着从嘴角往外一丝丝地吐气说不喜欢可以改,结果两人窝在被子里打了很久的嘴劫司还是没讨论出结果.张起灵在提出N个建议都被否决掉后不耐烦地把吴邪按在自己颈窝道:"以后就喊你ZWS,不许抗议了,睡觉!"
吴邪当时没反应过来这三个英文字母的正确含意,一天的高强度运动让他腿脚酸麻,精疲力竭,思维能力更是严重下降.
第二天上班张起灵忙里偷闲地给吴邪发短信:"ZWS,在干什么呢?”
吴邪正在会客室陪聊,左右打探一番后偷偷把手机放桌下回短信:”在陪外宾.”
张起灵听吴邪说过他毛司的很多暗语,知道外宾不是指外国人,而是本市以外的来人统称外宾.
“晚上回家吃饭吗?”
“不回,今天我出台.”虽然知道他毛司出台的意思就是出去陪客户吃饭,张起灵嘴里的一口咖啡还是差点喷出来.
“少喝酒,早点回家!”
“知道.”直到此时吴邪还没搞清楚ZWS的中文意思.
晚上去酒店吃饭,吴邪正陪着客户从黄金聊到螃蟹,从天南聊到地北.突然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斜刺着冲过来对着公司一部门经理喊:”GBH."经理笑嘻嘻地摸着男孩子的头说:”乖,这么巧啊,跟谁来吃饭的?”
进了包间,有好学者问经理GBH是什么意思?经理说刚才那个是他干儿子,GBH就是干爸好的首字母缩写,现在小孩之间特别流行.
正好此时张起灵短信来了:”ZWS,在哪儿吃饭,我去接你1
吴邪如醍醐灌顶,瞬间了然,牙根紧搓,张起灵你丫的敢忽悠我,老子跟你没完。。。。。。
于是张起灵悲催地被禁欲一周以示惩罚。
作者:海天一色的秋 回复日期:2012-09-25 10:17

第十一章
城市里的冬天是越来越不纯粹了,看着写字楼里穿着单薄的美女们,恍惚间还真的以为四季如春呢.
临近一年中最重要的春节假期,每个公司都在做年终总结,财务忙着统计奖金,行政忙着排春节值班表,事情多而琐碎.
吴邪埋头在电脑上憋总结,写来写去都不满意,身子往后一靠点了根烟,头脑还是一片混乱,如果没有昨天那通电话也许不会这么烦躁.
昨天晚上接到秦海婷电话的时候两人正在床上腻歪,吴邪蒙在被子里和张起灵耳鬓厮磨,张起灵听到是吴邪的手机响推了推他让他接电话.房间里开了空调,可赤裸的胳膊伸出被子还是挺冷的.
一个陌生的号码,吴邪拿了手机赶紧缩回被子,手机上立刻起了一层薄雾,划开解锁条,对方的声音让吴邪一下子坐了起来,光溜溜的背敞在冰冷的空气里.
张起灵跟着坐起来靠在床头伸手把人搂进怀里,又扯了被子把他整个裹起来.吴邪身子一僵,话也说不利落了:”嗯。。。你好!””方便。。。好的。。。”张起灵没吭声掀开被子下了床,吴邪提着心看他把睡衣睡裤穿好出了房,那一刻秦海婷说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其实没讲几分钟,可吴邪感觉时间很长,他有点尴尬地躺床上等张起灵,很久都没等到.裹着睡袍在书房找到张起灵,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坐在书桌前看电脑,吴邪走过去,屏幕上全是他看不懂的红红绿绿的K线图。
张起灵抬头冲他笑了笑:“电话打完了?”
吴邪讪讪道:“是秦海婷……她约我……明天见个面。”
张起灵点点头转向电脑屏幕:“什么时候?”
“晚上。”
“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
“那你自己开车去吧。”
“不用了,我坐地铁就行,开车还要找地方停,不方便。”
张起灵又点点头:“那你早点睡吧,我还要看会儿股票。”
张起灵神色从容面容平静,吴邪摸不准他是不是不高兴了.吴邪知道这个点美股确实开盘了,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托词,心道就算是托词也是正常的吧。
吴邪摸了摸鼻子,见张起灵不理他,无趣地回房间睡觉了.关灯后房间一片黑暗,脑子却活跃起来,翻来覆去的都是秦海婷故作淡定的语调,温柔的小心翼翼询问的语气.
到底什么意思?都分手这么长时间了……胡思乱想的大脑最终扛不住困意,吴邪最后一丝的清明是张起灵到现在都没来睡觉.
没有任何预兆地办公室门被撞开,一股冷风卷进来一个胖子。
“天真,你又跟个娘们似的悲春伤秋了.有这闲功夫,不如想想年终总结怎么写.”胖子的大嗓门整层楼都听得见.
吴邪今天没心情和胖子斗嘴,用力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你又受什么刺激了?跑我这儿来寻求安慰。”
胖子道:“天真你真了解我.我TM还真受刺激了,集团今年的年终奖又是最低的。MD,你说说老子的命苦不苦?在这儿扎根这么多年,除了屁股越坐越大,其他一点没变。”
“你知足吧,多少人眼巴巴盯着你这个位子呢。”
“驴子拉屎外面光.你还不知道我拿多少啊?一年下来都不够买个厕所的.你说我眼看都奔四了,无房无车无老婆……”
“你老家不是有房吗,你怕什么。”
“那我不能带人家小姑娘回老家结婚去。”
吴邪被胖子越说越烦躁,他站起来:“小爷我今天烦着呢,你别指望我安慰你。”
胖子抛一个媚眼:“哟,你个没良心的,胖爷我还就等着你安慰呢!”
胖子眼睛闪闪发光:”瞎子这次立了大功,上次那笔投资款竟然被他全额追回来了!而且听他们财务说今年自营部分的利润也很高。MD,同人不同命啊!投资公司这回又要过个肥年了.天真,你说我要是申请去他毛司,老板会同意不?”
吴邪白他一眼:“我还想去呢。”
“你想去还不一记爱噢。”
吴邪笑道:”你饶了我吧,说普通话。”
“对了,天真,投资公司今年是三亚五日游,你们呢?”
吴邪一听这事,又是他最近在烦恼的问题之一。每年春节各公司都会组织旅游,当然是各公司自己玩,很少能合一起.
张起灵现在是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肯定要跟着投资公司走。就算他不跟着投资公司,也得跟着集团走。
还有就数年自己总是要回家的,张起灵那样估计不会回他父亲家.难不成真让他一个人过年,仅想想就心酸得不行,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转念又想解语臣这小子这回是铁了心跟自己怄气了,竟然到现在也不联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回去跟太后告状.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吧?!估计还没把他卖了,否则这会自己还能站这儿和胖子聊天?早就被大卸八块了。如果没跟小花闹翻就好了,小花在很多方面,特别是男女方面简直可以称为他的人生导师,以往一遇到事都跟他讨教,现在,唉……
“天真,你小子是刘德华师弟吧,表情换的跟变脸似的。”
吴邪重重地在沙发上坐下又点了根烟:“胖子,如果你前女友突然跑回来说要见你一面,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操,这么狗血。不会吧……小秦……?”
吴邪吐了个烟圈,点头。
“靠,好马不吃回头草.天真,你小子要想清楚.不过如果还没新的,不妨旧情复燃……”
“滚!你个没节操的.”吴邪抬腿踢他一脚.
吴邪又吐了个烟圈:“胖子,如果你现任女友听到了前女友打电话约你见面,不哭不闹一脸镇静说你去吧,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胖子调整了一下坐姿,从烟盒里抽了根烟点上:“天真,我跟你说,在这个问题上你绝对不能天真!胖爷在这个问题上是吃过苦头的,所以这问题你还真问对人了.”
“有P快放!”
“怎么这会儿功夫就粗俗上了……”胖子斜了吴邪一眼,看他不耐烦地皱着眉头确实心事重重的样子:”呵呵,不逗你了.你记住,这女人说话吧你得反着听,她说不介意,没关系,心里早已经醋海翻澜了。你千万不能上当,否则有的苦吃……哎,你小子什么时候有新女朋友的?MD,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看你和小哥同进同出的,原来是拿小哥当挡箭牌呢1
吴邪靠在沙发上头疼,难道张起灵生气了,他又不是女的,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是昏了头了咨询你这个失恋专家,你可以滚了。”吴邪心烦意乱,站起来把胖子拉到门口一推,关门谢客。
胖子站在外面拍门:“天真,我还有话没说呢.瞎子说投资公司的员工可以免费带一名家属去三亚,你跟小哥说说,让他带我呗……”
吴邪拉开门龇了龇牙:“滚1
心想,怎么说家属也是小爷我,什么时候轮到你埃
-TBC-
共36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末页 直接到
帖子信息
推荐阅读